我不支持 New Taipei 的理由

Posted by on 7月 7, 2010 at 8:33 pm.
 

新北市譯名之戰愈鬧愈兇,從本來的 Xinbei City 與 New Taipei City 又跑出 Greater Taipei 選項。其實這問題我從去年就有在關注,事實上我腦裡一直認為不是 Xinbei 大概就是 Hsinpei。看到 New Taipei 這個蠢名稱的當下,差點沒把嘴裡的東西噴出來──我想,有地名譯寫 sense 的人應該都會是這樣想法。

並不是捍衛漢語拼音

要先說明的是,就這個問題而言,我並不是因為捍衛漢語拼音的原因而去反對 New Taipei 這名稱的。我能接受 Xinbei City,也接受威妥瑪的 Hsinpei City。不能否認我對通用拼音的 Sinbei 比較反感些,不過這是另一個問題。

為什麼說 New Taipei City 不是個好名稱,我想可以用幾個理由說明:

容易誤會

就拿新北市政府是 New Taipei City Hall 來說好了,看起來不是很像新的台北市府嗎? 當然,國際上有太多 New York 之類的例子在前面,但 New York 可不在 York 附近,隔了快半個地球遠。

確實這種誤會情形會隨著時間(大家漸漸習慣)、調整表達方式(改寫 City Hall of New Taipei)漸漸解除。但就語言行為的角度來說,天天在用的母語比較容易快速找到解決之道,但台灣畢竟母語不是英文,無論政府、民間,製作外語標示總是非常隨便,尤其我們的公共機關已經三天兩頭做出離譜的英文標示被抓出來笑了(像台鐵的烘手機=Bake Cellphone),為什麼還要製造新的混亂源呢?

台北市內湖有一家新台北有線電視,我想英文大概就是 New Taipei Cable TV 之類的吧(網站查不到),像這類現在已經使用 New Taipei 而不在新北市轄內的公司行號,又會是另一個混淆點…

造成地名意譯的前例

拿台北來說,為什麼不是 Northern Taiwan City? 行天宮站為什麼不是 Sky Walk Temple? 國際上地名譯寫一般原則都是將地名整體視為專有名詞,使用音譯的方式處理,以求各個國家之間都能互相溝通。所以 New York 在中文翻「紐約」,在日本翻「ニューヨーク」。如果中文翻「新約克」,日本翻「新しいヨーク」,這樣豈不造成溝通麻煩?

台灣現行法令下只有後方的屬性詞使用意譯。例如台中市用「Taichung City」,淡水河是「Danshui River」,並沒有任何「市」前面地名本身部分採用意譯的例子。

音譯的新,台灣有先例

拿台灣的先例來說,像新竹用 Hsinchu 已久,不是 New Bamboo、新店現在是用 Xindian,不是 New Store、新北投是 Xinbeitou,不是 New Beitou。反而沒有一個用 New 的前例。

香港新九龍翻成 New Kowloon 啊?

是的,新九龍是 New Kowloon。但香港是以前是英國領地喔。香港當年英文、中文都列官方語言,而且香港的地名幾乎是先確定英文才另外翻譯中文的,而且還有一堆翻譯錯誤… (像指女王的Queen’s Road翻成皇后大道之類的)

台灣天天喊著自己是獨立國家,但若在腦裡只想著 New Taipei 的時候,其實你潛意識裡已經被美國殖民了。

台灣官方語言只有中文,英文不是我們的官方語言。官方語言不是英語,卻針對英語定義一個其他語言不試用的特例譯名,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地名譯寫是漢字「羅馬化」的工作,不是「英文化」

英文不是唯一的外文。拿台北市來說,英文翻 Taipei City,在法文裡他會是 Ville de Taipei,在日文是タイペイ市。好啦,當新北市翻成 New Taipei City 後,法文要怎麼辦? Ville de New Taipei 嗎? 這是英法混雜很怪異,既然都當作不是地名一部分而意譯了,所以該是 Ville de Nouvelle Taipei ? 所以日文是新タイペイ市? 天哪,這樣下去會多亂啊? 西班牙文 Nueva Taipei、菲律賓文 Bagong Taipei、瑞典文 Nya Taipei…… 誰看得懂這啥鬼?

這真的亂透了!!!

別被英文自我限制 才叫國際觀

所以有些候選人拿國際觀說嘴,支持 New Taipei City 名稱,這更突顯沒有國際觀。 我想大多數人根本沒考慮過使用 New Taipei 名稱後,非英語國家該怎麼處理這名詞的問題,反正自我感覺良好嘛,New Taipei 耶,贏台北市了,好爽喔,科科。法文? 干我屁事。 國際觀,呵呵。

地名是不可分割的單位

總之,地名應該是個不可分割的單位,這應該是最基本的翻譯素養。既然市名就是「新北」了,這兩個字就不會再拆了。漢語拼音他是 Xinbei,威妥瑪他是 Hsinpei,如此而已矣。

補充:給對X有意見的人

這又是個自我被英語殖民的偏見了。英文X不念 /ʃ/ 不表示X就不念 /ʃ/,在西班牙語、葡萄牙語裡,X就是唸 /ʃ/。漢語拼音選擇以 X 表示 /ʃ/ 音其實是很高明的,與威妥瑪相比,它能比 Hs 少一個字,使拼音比較簡潔;通用拼音硬是討厭 X 改成 S,反而造就 /ʃ/ 與 /s/ 音位模糊的問題 ─── 對於多數對 /ʃ/、/s/ 音差異敏感的外國人來說,這不是好現象。

我就是這樣對通用拼音反感:設計上沒有威妥瑪準確、也沒有漢語拼音整齊。其實就是硬是把漢語拼音裡看不爽的 X、Q 拿掉自我感覺良好罷了,通用拼音的支持者,只有在宣揚通用拼音時說通用拼音可以用來拼台客語,但那些台文派還不是也不用通用拼音,繼續使用教會羅馬字? 說真的用 b 來表示清音的通用拼音,我實在不覺得它適合來拿拼台語。但既然到頭來通用拼音還是只用在國語上,那他優越性在哪裡? 討厭漢語拼音的話,回來用威妥瑪還好的多,說真的。

 

Social Comments

29 Responses to “我不支持 New Taipei 的理由”

  • 可惜這根本就是政治問題…唉

  • 1. New 的例子在火車站名有發生過,”地名”應該還沒有新左營站和新烏日站「本來」是譯成 New Zuoying Station / New Wurih Station當時採用 New 的原因其實很扯…原本站名是”左營新站/烏日新站” (Zuoyingsin Station / Wurihsin Station, 當時為採通用拼音)因為那個 “sin” 被換成新左營/新烏日另外新左營/新烏日目前是 Xin Zuoying Station / Xin Wurih Station, 老實說台鐵流的貼法我看不出來 Xin 和後面有沒有切開就是….2. 漢語拼音的 X 對應的音是 /ɕ/ 不是 /ʃ/

  • 不管是 Xinbei 或是 Hsinbei 還是 Sinbei 都還好,New Taipei City 真的是不倫不類…

  • > repeat

    謝謝說明。 我想說要再去解是 /ɕ/ 與 /ʃ/ 的差異,好像又太細了(思) 這兩者又更接印,就好像日文し的IPA /ɕi/ 與 /ʃi/ 兩個寫法都有… (逃)

  • 把你這篇的連結貼到 ChitaPinyin news 咯,其中 Chita 是我自己的。

  • @repeat:現在那兩站的官方譯名是 Xinzuoying 跟 Xinwuri,似乎你不知道漢語拼音沒有 rih 這東西。

  • 7
    dl7und Says:

    如果台北市已經有新台北有線電視,那麼新台北可以有- 新台北新有線電視- 新台北有線新電視或更好,因為在台灣常需要強調一件事:- 新台北新有線電視新有限公司誰還敢誤會?用多一些“新”(越多越新)就好……:D

  • 英文不是台灣的官方語言,但台灣的翻譯方式卻把英文當做「與國際人士溝通」的語言。「Zhongxiao E. Rd.」明顯只有忠孝是漢語拼音(羅馬字),E. 是英文 east 的縮寫、Rd. 是英文 road 的縮寫。這個路名完全符合中華民國國家標準,卻與你所說的「別被英文自我限制 才叫國際觀」論點相左,大多數非英語系的國家也不會出現此一現象。台灣的地名翻譯早已不是以譯音為原則,而是,能用英文的地方便用英文。這樣既有好處也有壞處,外籍人士可以更精準地知道「忠孝東路」是位忠孝橋「東邊(east)」的一條路(road)而非 lane 或 street;壞處是讓不懂中文的外國人無法發出「東路」的國語讀音。撇開這種有實用意義的例子不談,其實還有很多名稱是用意譯來翻譯。台灣的貨幣名稱「新台幣」作「New Taiwan Dollar」,new 與 dollar 都是英語字彙,這跟國際上流行的譯法也不一樣。看看同用漢字的日本和中國,貨幣單位分別是「Yen」與「Yuan」。使用 Xin Taiwan Yuan、Xintai Bi 是否較不容易造成混淆?所謂的「羅馬化 != 英語化」很有道理,但上述例子表明台灣已經很習慣使用英語與中文羅馬字參雜的翻譯名稱。我覺得 Xinbei 或 Hsinpei 都很好,但 New Taipei 更符合台灣的翻譯方式。這不是一種殖民地化的表現,而是尊重英語在國際上的高流通性罷了。再者,一個剛到台灣的外籍人士,不管是完全音譯或音、意譯夾雜,都需要一定的適應期,New Taipei 與 Xinbei 之於他,應該都是很陌生也需要學習的吧。p.s. 我也覺得如果不喜歡漢語拼音,倒不如回去用威妥瑪,至少它還曾是聯合國標準。用通用拼音只會造成更多麻煩和誤會。不過既然已經決定用漢語拼音,那還是用漢語拼音吧。

  • 台北縣若改成院轄縣就不用改名。

  • > Ethan

    您好。我會覺得「新北」的「新」與「東路」狀況是不一樣的(事實上忠孝西路可不是忠孝橋西邊的路…),不能等同視之。例如東門還是會譯 Dongmen 而不是 East Gate。這兩者之間不能這樣類比。我們習慣把路名裡的東西南北如同段一樣,當做附屬資訊看待,偶爾會把忠孝東西路合在一起叫忠孝路,就好像不重要的時候不講幾段一樣。就好像基隆、高雄常有的「仁一路」一樣,這裡的一也當作段翻成「Ren-1 Rd.」。
    問題在「新北市」的「新」是否也要視為一樣的附屬資訊。我覺得差異很大,事實上新省略掉只講「北市」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要能拆的話,就要面對這個問題:忠孝東路英文是「Zhongxiao E. Rd.」,德文是「Zhongxiao-Ost-Straße」;新北市也要有各語文譯名嗎?
  • > Jidanni

    我也喜歡這樣,如同日本的政令指定都市、東京的特別區,或如同韓國首爾特別市一樣。何必追求「市」字,市有院轄的、省轄的、縣轄的,只是更亂罷了。不如把院轄市都改叫特別市,這樣縣也就叫特別縣就好,更清楚!
    台灣制度很矛盾,身為個縣,還要選鄉鎮市長;升到院轄市反而不選區長了。東京23個特別區,每個區都選舉區長、區議會議員了…
  • 您好,其實我知道忠孝東路的「東」是一種附屬資訊,但附屬資訊真的應該使用英譯嗎?使用中文拼音標示其音並以其它方式解釋它的意義(像口述)也可以清楚表達「東路」這項資訊。所以「Zhongxiao East
    Road」這個名字完全沒有擺脫「地名不應英語化」這個論點。

    我們的作法是預設因看不懂漢字而轉看羅馬拼音標誌的外籍人士,看得懂附屬資訊的語言,以高流通性的英語來作這個語言是合理的。可是對於不懂英語也不懂漢語的人該怎麼辦呢?見到「Donglu」與「East Road」對他來說都是同樣沒有意義的資訊。這與 New
    Taipei 的「new」還是很相似的。

    不是附屬資訊的地名意譯在台灣也很常見:Sun Moon Lake(日月潭)、Love River(愛河)、Civic
    Blvd.(市民大道)、位中正大學旁的 University Rd.(大學路。可以看看韓國是怎麼翻譯他們的大學路,連路都是拼音)等等。這也是為什麼我說台灣總是最大限度地「英語化」而不是「羅馬化」,但過去也沒有人為此所謂「殖民地化產物」而爭吵。而 New Taipei
    的「new」之地位是不是跟這些意譯的例子很類似呢?新竹這個名字已經失去了字面上的含意,所以我們仍稱「Hsinchu(或
    Xinzhu)」而非 New Bamboo。但新北市的「新」真的只是名字嗎?

    我還是覺得 New Taiwan Dollar 這個例子很有趣,既然我們一直都和這些意譯名相處得平安無事,也可以有各種語言的意譯名稱,那多一個
    New Taipei、Nueva Taipei… 也不會怎麼樣吧。

  • 新竹的舊名是竹塹,這難道看不出這個新跟新北的新有類似含義嗎?我現在只看到 ethan 的目的是死要 New Taipei,想違法、搞破例。

  • 新北市的「新」當然就只是名字一部份啊。幹嘛想這麼複雜呢…

  • 15
    ethen60616 Says:

    想想看,只要萬華區住民同意的話,大家覺得把萬華區改成[新大安區]如何? 我想,應該沒有一個萬華區住(選)民會反對的。然後,所有在台灣覺的自己名字不夠好聽的縣市鄉鎮或區域,大家照著辦,懂了嗎? 民意最大!

  • @Meow and But早在清朝竹塹就改名為新竹了,到民國開始使用羅馬拼音標示地名早已經過了好幾百年的時間,情況根本不同。而且竹塹是改名為新竹,新北市之外還是有個台北市啊。http://www.flickr.com/photos/hao520/4799476896/看看這些以英語為主位思想的地名翻譯,綠豚街的「綠豚」是否也只是個名字?日月潭、愛河、市民大道等等也只是個名字,撇開我們對這些名字由來的強烈認知,它們也只是個名字啊!有什麼理由不使用漢語拼音呢?如果過去我們一直覺得像綠豚街這樣的地名翻譯是合理的,卻一直說 New Taipei 有問題甚至違法,這不是很奇怪嗎?

  • 不好意思,關於綠豚街是我的誤認,實際上沒有這條街道,那是高雄四維二路的一個店家。

  • 18
    New Taipei City Says:

    麻煩你去查查The Netherlands和United Kingdom在其他語言是怎麼翻譯的
    美國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和墨西哥合眾國Mexico又有誰會搞混
    台灣法令也沒禁止地名首字”新”採用意譯
    到底是誰素養不良?

  • > New Taipei City
    1. 台灣法定語言是中文,譯寫只用於標示。像New Mexico與Mexico這樣的衝突,是需要長期使用時自然而然形成區別的。例如人們會去避免寫 New Mexico Travel Guide 這樣的語順,改寫成 New Travel Guide of Mexico 、 Travel Guide of New Mexico 來避免誤會。而這是需要在下筆時就知道 New Mexico 與 Mexico 的存在,刻意去調整寫法的。而竊以為台灣會認真譯寫的人太少了,從一下台鐵、一下公車站牌,譯寫到處被罵就看得出來,實在不能期待譯寫人員會有好好避免譯寫可讀性,那何必選一個容易出錯的翻譯。
    2. The Netherlands 與 United Kingdom 都因為歷史因素多數國家沿用舊名。所以您的意思是其他語言保持稱呼台北縣就好?

    標準地名之譯寫,以音譯為原則。 
    標準地名含有屬性名稱時,該屬性名稱採英文意譯方式譯寫。 
    屬性名稱與標準地名整體視為一專有名稱時,仍採音譯方式譯寫。 
    前項屬性名稱,指描述標準地名性質之名稱。

    根據依此條文,地名譯寫本來就是音譯為原則。這裡所說的屬性名稱,為「行政區域屬性」(如 City、County、Township)、「自然地理屬性(如 River、Cape)」、「街道屬性(如 Street、Lane)」、「公共設施屬性(如 Bridge、Temple、Port)」,而「新」不是行政區劃的一種,也不是自然地理屬性,更不是街道跟公共設施,完全不符合這四項屬性的定義。反而更符合第三款所稱「標準地名整體視為一專有名詞」的情況,應採音譯譯寫。

  • 最大的疑問是,台灣地名的「英文」譯名為何要混用「中文」中國式漢語拼音? 德文中的「台北」(Taipeh) 就可以與英文拼法 Taipei 不同了,而且他們一直也沒有研議要改過.日本也有新大阪 (Shin-Osaka), 新神戶 (Shin-Kobe), 新橫濱 (Shin-Yokohama), 新千葉 (Shin-Chiba), 也沒有造成太大困擾. 只是日本人不會把那個惱人的x放在地名的最前面.其他國家則有New Delhi, New York, Nieuw Amsterdam, New Britain, New Jersey, New London, New Mexico, New Orleans, New South Wales,  New Zealand.

  • > Leon
    請區分譯寫與原名,您所舉了後面哪些New開頭的都是原名如此。
    我可沒說地名前面有個新會造成困擾,但看日本譯寫就知道,他們是整體視為專有名詞去音譯成Shin而不是New,很合理。
    如前面所說,我沒有堅持Xinbei,Hsinpei我也接受。不過Sinbei跟Shinpei就抱歉,我對這些ㄕㄙㄒ不分的拼音系統沒什麼好感。我也不覺得X有什麼惱人的,看哪 MacOS X 、Xperia、XBox 賣得這麼好 :p

  • 22
    百式 Says:

    提出一個疑問,就我的理解,日本翻譯中文地名,應該會直接延用漢字,所以台北市的日文仍然是「台北市」新北市的日文仍然是「新北市」。應該不會先把中文地名羅馬化,再把羅馬化的中文地名在翻譯成片假名,例如台北市–>Taipei–>タイペイ市這樣翻譯。

  • > 百式:
    日文兩種方式都有在使用。事實上寫台北念成タイペイ就是來自英文,用日語音的話是たいほく才對。
    再說,日文是少數有漢字的外語,所以才有這種直接沿用漢字的特例。在這裡舉日文例子一方面是為了便於理解(拿日文去模擬各種外文類推,感覺比較明顯突兀?),一方面也是我自己比較熟日文….。

  • 我還是覺得要曾經透過漢語拼音學習中文的英語母語人士,才有辦法唸出xin吧!到台灣的外國人又不是每個人都學過中文,而且還一定要用漢語拼音學過,所以漢語拼音拿來用做標示讓外國人看,我覺得很糟糕耶

  • > vic

    拼音爭議是另一個問題,我這裡也能接受Hsinpei之類的拼法…。
    不過,如果學習拼音跟地名標示又要用不同系統,不是也造成另一種混亂嗎? 換個角度看,又使用另外一套系統來拼路名,對學中文的外籍人士(超過九成以上用漢語拼音)來說,不是造成更多麻煩?
  • 26
    semaphore Says:

    真要講的話,外籍人士對中文有正體字跟簡體字一樣會有混淆,絕大多數外籍人士(含中國人及新馬華人) 學過的中文都是簡體字,而非華語圈的華語教學中你寫正體字被認為是錯字的情況更是一點也不意外。地名拼法應該是當地人也能接受的拼法,大多數台灣人(以及除了學過漢語拼音外的那數十億外國人)就是不會把X念成丅,既然台灣也沒有打算要在教學上用漢語拼音取代掉注音拼音(事實上也沒必要,結合韻用注音處理簡潔許多),這種情況就不會改變。這數十年來所有在台灣提出來過的音譯方案都好像把東西丟給傳說中學過中文的外國人和傳說中的專家學者就沒事了,完全沒在管在地的人怎麼用,所以平常台灣人就拿威妥瑪為基礎在那邊亂拼一通,然後遇到政府大項目衝突的時候就跳出來反對。Cao 是曹這東西通用跟漢語都是這樣拼,理論上都推了快10年了,不過大多數台灣人現在認識的曹還是 Tsao,Cao 則依然是三國志2裡面亂拼一通的鬼東西,是靠靠嗎? 這樣。然後地名音譯在沒有標聲調符號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正確標出讀音,所以也不需要期待標了拼音照著念就可以念的準就是,那就只是個英文名字而已,甚至發音類似時能區分遠比照規則拼來的重要,中國的山西/陜西的拼寫法就很明顯展現出這樣的狀況。

  • > semaphore
    如果能統一清楚的話,當然只要能一致,那種都無所謂。問題就是台灣現況實在拼得泰混亂了,既然如此,挑個有數十億人懂的系統,至少多些人懂不是嗎?
    台灣教學不打算用漢語拼音,繼續用注音,我也支持。不過現實而言,來台灣學中文的華語教學,即便是在師大華語中心,還是使用漢語拼音教學的。既然主要就是給外國人看的標識系統,學過中文的外國人反而看起來更糊塗,不也是種荒唐?

  • 28
    Bubble Says:

    雖然我也覺得Xinpei City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一月初新北市不是也已經定案為New Taipei City了嗎??

  • 即使定案也改變不了政策的愚蠢啊。